最新消息:

当新女性写作遇到后读者

名花欣赏 admin 浏览 条评论 收藏此文章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手机广告位-内容广告位一

二、女性作为社会关系的总和杨卉昀(2018级):我想从“新女性写作专辑”的小说以及非虚构作品谈一下我眼中的新女性写作。这里主要通过对这些“新女性写作”作品的“世界观”的理解切入写作内部。

借用张莉老师在对谈时提到的一句话“无论作家还是批评家,都应该把女性、女性的生活与生存放在一个广阔而多维度的关系里面去认识”,我首先要说,“新女性写作”视野应当开阔复杂。

一位女性自出生起可能会面临来自家庭、学业、工作以及更广意义上的社会方面的诸多关系,这些显性关系背后是现实秩序以及权力结构,是整个现实世界、整个民族国家投下的注视。

一个女性拥有很多身份与角色,她会面临很多不同的人。在这个过程之中,她会面对不同来源正负能量的输入与输出,在积极或消极地介入他者的同时,她也在完成自我主体的建构。然后我们从此次“新女性写作”的作品序列来看看作家们为笔下的女性主人公设定的世界(我认为“新女性写作”书写女性是必要的,而不是排他的)。总体说来,这些人物涵盖了女性可能从属的不同阶层或身份:有在底层挣扎的打工者,有在中底层沉浮的漂泊者,也有所谓中产或“小资”阶层的“成功”女性;有单身母亲,有女大学生,也有女诗人……她们在年龄、经济水平、接受教育程度等方面呈现出多样性与丰富性。

在人物成长的基本经历上,我们能看到作品大体都会有女主人公家庭、恋爱或婚姻的叙述,以及她们在工作事业上的一些遭际。

而她们所面临的男性的“他者”,在原生家庭方面一般是父亲和弟弟,伴随着成长,男友、丈夫及其他与之存在情感纠葛的异性角色出现了。

接下来谈谈我对具体文本的个人看法和感受。

首先是《白貘夜行》,这部作品从世界或整体社会层面提出一个观点,即“人类的文明总是不断在往前发展的”。

它不仅是康西琳不断强调的人类的文明、世纪的更迭,它其实强调的是人、作为个体的人及其生活怎样才算是进步的、怎样才算是发展以及这个标准是怎样变化的。

这部作品的名字《白貘夜行》中的“白貘”如作者言是东南亚一种会吃梦的兽,这一隐喻之下文本虽然描绘的是很现实的人生沉浮,但其中核心是这些女孩到女人的梦、她们的梦何以形成、怎样被现实吞噬、侵蚀以及她们最后是怎样拥抱或者和解的。

《寄居蟹》着力展现的是在经济社会发展、在国家政策变动下底层女性的命运,文中不少关于声光色下的城市与周遭环境变化的描写,实质是一种更大的现实对个体施加的影响。

作品相当精彩地突显出底层劳动者于城市的寄居以及两性关系中的寄居。

前者集中体现于招工相关的叙述,在这一特定场域中,个体是如此微贱,而女性则被作为一种招工的符号、物品,成为“待遇条件”中单列的一项。

后者值得指出的是,军军这一形象塑造得很典型,这是一个“吃软饭”的男性角色,他偶尔展露的纯真的孩童气息会激发某种“母性”,让一个刚刚逃离不幸的原生家庭的女孩感受到被需要甚至被爱的感觉,这种吸引或张力是如此自然,又最终使得林雅不堪重负决意逃离。

这不是甘愿为一点甜受尽拖累的故事,不是单向的军军对林雅的经济到精神上的戕害,而是两性关系复杂而永恒的疑难,这种伤害与拉扯背后有一种逻辑自洽,而正是这种自洽将情感中的人推向深渊。

不是经济问题本身,而是它对情感的磨损,最终是情感上的绝望造成了悲剧。

真正能让女性主体强大的也不是经济本身,而是情感上的自给自足。

《宥真》反映的主体是一个女诗人,她向往一个诗性的、浪漫的世界,但是在事业、恋爱、婚姻中她屡屡受挫,即使身处相对受教育程度高的“文化圈”内,她同样面临着女性可能会遭遇的歧视或不公,这种境况是更令人心寒和无力的。

小说《她》其实是在整个作品序列中比较特殊的一篇,以一个老年男性的视角来切入一个女性的一生。如果小时候看这篇我可能会流泪,但不知为何现在对这种情感性太强的叙述有种拒斥和不适。文中“我”眼中的妻子是那种能在同事朋友聚会时引以为傲的“贤妻良母”,这份爱的原点是初见妻子跳舞时那种美的晕眩,由此“我”力排众议(家庭成员对“搞艺术”的女性的偏见)与妻子结婚,妻子为家庭不再跳舞却永远“身姿挺拔”气质佳——这无疑是一个“完美的妻子”的形象。然而作为读者我却始终感到一种缺失、一种模糊。“贤妻良母”背后是很阴冷的。“她”可能面临的挣扎与困境是被抹去的,而正是这种抹去让我们看到一般人对妻子的想象是远离真实的。《我只想坐下》,我觉得是一部很不错的作品。它以一个原生家庭“缺位”的女大学生的视角,在一个特定的空间中展开了人生百态的叙述,包括女大学生的特殊心理、列车中的生存哲学以及人们的身体是如何“不受尊重”地被安放。詹立立对列车员左一夏的“一见钟情”以心动无措始、以沉默泪水终,由情感的推拉最终回归到一种权力关系中,“只想坐下”的迫切需求战胜了主体反抗的意识。走近看,列车员也只是衣服不洗、带着常见常俗缺点的男性之一,而“我”最终不想放弃的不是一段暧昧的情感,而是被关注、被照料的感受以及那个座位的“特权”,一种被尊重竟然要用另一种不被尊重换回。“贤惠”的调笑更是一种深刻的刺痛,这种“贤惠”来源于爱的缺失与被爱的渴望,原生家庭的压力塑造了詹立立的社会性格与内在心理。小说后半段詹立立面对骚扰自我开解时想到的女性家庭成员的故事,更是几代女性之间一种宿命轮回般的隐喻,含泪的微笑中是女性难以发声的境遇。《对岸》这个故事要是改编成现代戏剧会很有意思。此岸和彼岸到底是什么?可能是现实与理想,也可能是自我与他者。它以五位或六位“成功”的中年女性的遭际来进行故事的不断嵌套,包括五人小团体的“秘密”与柴云妹的人生故事。我很喜欢的是文中关于柴云妹遭遇爱情的时刻,爱情的突然震颤以及身体的拒斥形成了微妙的张力。《山河》我觉得有些叙述的插入是没有必要的,比如“番茄工作法”。作为私生女的“我”似乎是在冷眼旁观母亲的自欺欺人与愚昧盲目以及父亲莫名被母亲赋权的一种高高在上的可笑姿态。“我”内心不想过母亲这样的生活,追求独立自主,但是在后半部分又不由发问“我和妈妈的区别究竟在哪里呢”,女性最难直视的正是这种命运的循环。《小瓷谈往录》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篇,它不像前面作品或冲突矛盾或荒凉虚无或暂时达至和解的表达,没有太强的对抗感,风格比较明亮畅达。借用“茶”与“瓷”的古典意象,作品给人一种比较豁达圆融的观感。从一个女孩最开始童年所受的各方面教育到她感情经历的不断成长,我们看到一个别样的三段式“青春之歌”。尤其是教父那个故事,我也有听闻身边类似事件的发生,所以会心有戚戚焉。可能两性关系中男性对女性的控制最可怕的不是情感的羁绊,而是对女性自我价值的重塑和思维模式的转变。虽然不是每位女性都能迎来一个“救赎”的他者与幸福结局,但是小瓷所表现出的不断反思、吸取教训的果敢和自信对女性的现实成长是富有启示意义的:“用自己的强去爱”,自我救赎才能拥有真正的强大主体。从“新女性写作专辑”,我们能看到作品对两性关系问题的审视与反省,对女性身处于这个时代仍然会面临的各种困境的叙写,看到这些困境背后难以改变的现实秩序与权力关系。可以说,“新女性写作”既不以庸常的男性观念束缚女性主体,也绝不囿于“氓之蚩蚩”的怨怼与控诉,它对现实保持忠诚,以典型形象的塑造与丰富多样的笔法切入女性的生存境遇,深刻地体悟、有力地书写、平和地发声,最终正面介入对女性、对人类整体的疗救。

转载请注明:捷泰花卉网-每天分享最新花卉资讯 » 当新女性写作遇到后读者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手机广告位-内容广告位二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手机广告位-内容广告位三